繼續向前(上)

Bodega Raffy Malbec “Réserve” 2010

若去追溯葡萄酒的本質,它其實是農業的產物.是個一年一獲行業.在春天得擔心霜害凍壞了枝枒、夏天得擔心蟲害.到了秋天,還得提心吊膽,深怕收成前下了大雨.將近200多天的煎熬還不夠,必須到試喝了才能放下心來.然後再來開始煩惱銷售的問題.釀造者們就在這樣的壓力下生存著。然而,還是有人拋下一切,投入這行業,只因為無比的熱情.

繼續向前(上)

「Life is short, so I decided that I must pursue my passion.」
生命是短暫的,所以我一定要追求自己所愛之物,Bodega Raffy的第二代,Guillaume Raffy說著.他如何能有如此的熱誠?來看看第一代的創業故事,似乎也並不意外。

冬天,整個葡萄園一片雪白,只有北風呼嘯聲響.整家人心繫著木桶中的酒,想著這第一年的馬爾貝克會是怎樣的風味?Jean-Louis Raffy - Bodega Raffy的創辦人,就是那懷著熱情與夢想的人,他原本是一位教哲學的法國教授.2007年,距離現在並不久遠,Raffy一家人挑選了一塊位於阿根廷山谷中的田地,如同為人津津樂道的「車庫創業」一樣,隻手開始了他的釀酒生涯.

然而,這不代表Jean-Louis Raffy,這位中年大叔空有熱情而有勇無謀。在初期他就當機立斷做出了決定,放棄種植其他品種,只保留一個葡萄品種 - 馬爾貝克(Melbac)。專注地在將一件事情鑽研到極致,而且是自己有熱情的事,或許這就是創業家的鐵血與風骨。

一開始肯定是艱辛的。Raffy一家得從翻鬆田裡的土質開始,接著去除品質不好的葡萄藤.記錄Tupungato這區域的氣候,哪時清晨會有霜,哪時會有強烈的日照。這是會讓一個人耗盡心力的馬拉松歷程,但他們很清楚 - 這行業有一部分得看天吃飯,人改不了天,但能想辦法預測老天的脾氣,這些歷程是值得的。畢竟,比起發芽時發生霜害、或是採收前的大雨讓整年的心血全部泡湯,代價已經小太多了,

繼續向前(上)

然而,栽種採收只是開始而已。在高效率的機器採收與費功的手工採收之間,要如何取捨?Jean-Louis Raffy再度選了比較艱辛的路。他認為最優質的葡萄才能有好的釀酒基礎.機器採收是很有效率,但機器無法分別樹上的葡萄是否成熟 .唯一的方法就是用手工採收.把葡萄採下來,然後一藍一籃的用牽引機拖回釀酒廠。又是一個耗時費功的選擇,再加上瓶中成熟(Reverse)的步驟,直到第一批酒款在2011年推出時,已經過了四年。Jean-Louis Raffy,就承受著這樣的壓力,才生產出第一批產品。

從結果看,Jean-Louis Raffy是幸運的.第一年份的Bodega Raffy Malbec “Réserve” 2010一推出便直接拿下知名葡萄酒媒體 Decanter World Wine War 阿根廷區的優勝、也獲得5顆星的評價.對Raffy家族而言,終於有個好的開始。要怎樣維持品質與增加產量?會不會下一年就突然狂風暴雨,收穫泡湯?這些我們都還沒有答案,但看看第二代一句話中透露出的熱情,或許在「人」這部分,是不必擔憂了。

繼續向前(上)

年末,再回顧今年, 你曾怎樣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事物?

品迷網 Wine&Taste 新成立來5個月了,在年末,我們選了這支Bodega Raffy Malbec “Réserve” 2010,除了把這白手起家,追尋夢與熱情的故事分享給會員外,也激勵我們自己將這服務堅持下去,精益求精.

葡萄品種, 阿根廷的希望馬爾貝克(Malbec)

繼續向前(上)

如果要挑出每個產酒國家代表性的葡萄品種,在阿根廷,你會挑的是?美國的傳奇釀酒師Robert Mondavi的軼事或許給了答案。據說在1990年,他在阿根廷酒莊喝到了1974年的馬爾貝克(Malbec)時,說出了以下的評論:

「這就是阿根廷葡萄酒的未來。」

不管這是否為酒莊編出來增加銷量的銷售詞,但馬爾貝克確實已經是阿根廷的當家葡萄品種。

馬爾貝克,這個有著深色的外皮的葡萄品種,葡萄串與結出來的果實都很小,釀出來的酒款卻有著與小果實截然不同的豐盛果香,在中上的單寧包覆之下,又有著強勁的風味與結構。 但出乎意料地,馬爾貝克原生於法國,而且在波爾多半被拿來與美洛(Merlot), 佳美(Gamay) 等品種混釀。然而,由於本身容易受到霜害,腐爛侵害的特性,從1870年代的蟲害開始,法國葡萄農們就漸漸減少馬爾貝克的產量,到了1956年,霜害更造成馬爾貝克大量死亡,絕大部份法國葡萄農選擇種植其他葡萄。今日馬爾貝克雖然仍是波爾多法定品種之一,偶爾被用來混釀,但在法國的種植面積已不到20,000公頃。

相對於法國,馬爾貝克在阿根廷,又有著截然不同的際遇。在1853年,馬爾貝克跟著其他的品種一起被引進阿根廷門多薩省(Mendosa)。然而,阿根廷馬爾貝克一開始並不好過,由於20世紀初的世界局勢混亂與經濟蕭條,為數不少的馬爾貝克遭到拔除,改種植能輕鬆釀出大罐酒(Jug Wine)的葡萄品種。直到了1970年代,阿根廷的釀造者們漸漸地將焦點放在高水準的葡萄酒後,才發現馬爾貝克這個品種,在阿根廷的大地與氣候下,竟然能釀造出與法國與眾不同,有著豐盛果香,伴隨著天鵝絨般口感的單一品種葡萄酒!

之後,阿根廷的釀造者們,努力地用馬爾貝克釀造的酒款在國際上獲得了無數的肯定,最後終於用馬爾貝克讓阿根廷站上釀酒大國的行列之中。今日,馬爾貝克在阿根廷的種植面積已經超過500,000公頃以上,阿根廷甚至將4月17號定為世界馬爾貝克日(Malbec World Day),集合了許多藝術家,音樂家與美食,在世界各地慶祝這個阿根廷的希望。

如同Raffy家族沈積了四年才成為閃亮的明星,馬爾貝克在阿根廷花了一百年以上的時間,才終於打破世人心中馬爾貝克只用來混釀的印象,成為能獨當一面的新星。或許也符合「繼續前進」這個主題吧?

靠近天堂的產區,阿根廷門多薩(Mendoza)

繼續向前(上)

你或許不太相信,但阿根廷其實是世界第五大產酒國,緊隨著美法義西四國。而在這南美大國的產酒區之中,又以安地斯山脈旁的門多薩省(Mendoza)最為知名。

如果你在門多薩開著車,會看到眼前都是翠綠的葡萄園,在葡萄園的盡頭就是拔地而起的安地斯山脈,上頭有著終年白雪.這個南半球的國家跟旁邊的智利一樣,儘管門多薩氣候比較炎熱,但安地斯山的高海拔大大彌補這樣的不足,也因此,安第斯山脈海拔一千多到兩千的高度(大約是陽明山的高度)成了葡萄的樂園.

注意看看上面的地圖,會發現到這邊的葡萄園是緊靠山腳與河流的交匯處。面向安第斯山時的左手邊是UCO Valley,而裡面的Tupungato是其中一個重要的產區,也是Jean-Louis Raffy葡萄園的所在.這邊有河流經過,所以水源是無虞的.而帶點砂質的貧瘠土地正適合葡萄藤的生長.

16世紀,修士與探險家隨著西班牙征服者將葡萄種子帶進阿根廷.利用安第斯山的雪水灌溉葡萄園,利用山壁去阻擋初春的寒風,門多薩省就在這樣的環境中被建立起來.1953年,Michel A. Pouget,這位法國農業學家帶來了Melbac葡萄種子跟枝枒,在同年,門多薩Mendoza成立了第一間的農業學校.從西班牙人統治到現在,400多年來門多薩一直是葡萄酒的生產重地,馬貝克(Malbec) 則是讓門多薩從南半球的一個城市走向國際.

繼續向前(上)

圖片 & 資料來源: 1 2 3

延伸閱讀

繼續向前(下)

喝到酒莊第一個年份的機率很少,如果第一個年份就得大獎的酒款就更少了.但Bodega Raffy Malbec “Réserve” (2010)就是Raffy家族在2007年購地,2011年10月推出時就拿下Decanter World Wine War阿根廷區優勝的酒款.

繼續向前(上)

分享最專業的紅酒資訊給您!現在訂閱獲得滿千送百禮金!


Banner line
Owen

Owen

主要負責尊榮會員的專刊撰寫,只有在微醺的狀態下才能放膽寫作。骨子裡是喜愛閱讀的文青,試著在浮華的葡萄酒世界中加入一點淡雅。目前被困在布根地的迷宮中。

部落格:https://winentaste.com/magazine/?category_id=1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