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派歐洲酒的古怪美味

多數飲者剛開始接觸葡萄酒時,偏好口感不酸不澀、果香充沛濃郁的新鮮酒款。這些酒懂得討好消費者,也知道如何在一開瓶時就滿足飲者的五感味蕾。但隨著品飲經驗的累積,許多飲者開始不再滿足現況,轉而追求更深沉、無法一言以蔽之的誘人風味。

老派歐洲酒的古怪美味

有些飲酒老手偏愛的,甚至是新手難以接受的古怪特性。這些風格迥異的特質展現在香氣、滋味,甚至口中觸感,剛開始也許令人反感,久了卻常愈顯芳醇,難以忘懷。其中之最,要屬西班牙紅酒與阿爾薩斯白酒那股有點「不乾淨」的味道,最容易引來不同飲者的兩極反應。

西班牙紅酒的陳腐酒窖香

老派歐洲酒的古怪美味

除了果味與辛香料味,許多老派西班牙紅酒都散發出一股陳腐味。這些多半與葡萄品種無關,而是來自於培養葡萄酒的環境。身為老歐洲葡萄酒產國,西班牙許多酒窖都坐落在潮濕且帶有蜘蛛網或霉菌的陰暗酒窖裡。傳統西班牙紅酒不使用全新木桶或不銹鋼桶,多以陳舊大桶培養酒。酒款待在桶裡緩慢地微氧化,接受空氣中陳腐潮濕的氣味,進而發展出這種貌似不太新鮮、又帶點泥土、陳舊味的風格。

在一些處理不好的酒窖裡,這些味道確實會污染到酒款,成為有問題的酒。但表現良好時,則是舊得迷人有特色。這些是新世界產區模仿不來的滋味,像是藍紋乳酪一般,愈發香醇誘人。不幸的是,以前在酒商工作時,每回被消費者客訴的,都是這一類酒。無論怎麼和客人解釋,消費者就是不買單,後來索性不推,省得麻煩。然而,喝酒的歲月愈長,愈覺得這股「臭香」味令人感到愉悅。對我而言,它勝過新鮮稚氣的果香,也比鈔票堆疊而成的全新法國桶來得更有味道。

【想試試看?】

Bodegas Tinto Pesquera, Crianza, Ribera del Duero(長榮桂冠酒坊代理)

老派歐洲酒的古怪美味

阿爾薩斯白酒的誘人濁味

老派歐洲酒的古怪美味

同樣是麗絲玲(Riesling),德白的版本純粹乾淨得多,而法國的阿爾薩斯則是帶了點塵味。同樣是灰皮諾(Pinot Gris / Pinot Grigio),北義的版本清爽簡單,阿爾薩斯則相當濃郁豐厚,除了果香,更多了脂潤油滑感。但造成產區風格的原因為何?

阿爾薩斯氣溫雖低,但日照強,加上氣候極為乾燥少雨,適合發展有機與自然動力法(Biodynamism),因此葡萄多半非常成熟而風味濃郁,本來就不走清爽簡單的路線。加上這裡的傳統派和自然動力法酒莊,多以大型舊木桶陳年,釀成的酒自然多了點沾上了灰塵的濁味。簡單來說,這與環境、風土都有關,甚至也和釀酒師息息相關。

幾年前,我的葡萄酒初戀是德白,那清爽易飲,風格純粹近乎空靈的果香,令我愛不釋手。當初的我完全無法欣賞阿爾薩斯麗絲玲,更甭提豐厚的灰皮諾。如今,我依舊熱愛頂級德白,但更欣賞阿爾薩斯那深不見底的產區特性。對我而言,這些是老派歐洲酒難能可貴的迷人風味,也是追求果味之外更高的殿堂。

【想試試看?】

Domaine Jean-Paul Schmitt, Rittersberg Pinot Gris(餐桌有酒代理)

老派歐洲酒的古怪美味

【更多獨特美味】

羅亞爾河松賽爾(Sancerre)白酒

粉狀質地的白堊口感

例:Domaine Vacheron Sancerre(亞舍代理)

老派歐洲酒的古怪美味

陳年麗絲玲

撲鼻誘人的汽油香

例:Zind-Humbrecht Riesling Heimbourg(佳釀代理)

老派歐洲酒的古怪美味

西班牙菲諾雪莉酒(Fino Sherry)

乙醛味+海水鹹香

例:Bodegas Tradición, Fino Viejo Tradición(莎祿代理)

老派歐洲酒的古怪美味

Banner line
艾蜜(Emily)

艾蜜(Emily)

信奉文字書寫、美食美酒與古典樂。研究所主攻英美文學,畢業兩年不到,便一頭栽進葡萄酒的花花世界。曾於國內外專業葡萄酒雜誌擔任多年專業編譯、文字記者與資深編輯,目前攻讀WSET Diploma。

部落格:艾蜜・emily

熱門活動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