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採收番外篇—來自葡萄牙的小孩

這篇算是人工採收的秘辛-番外篇吧!因為回想起採收的日子,這三位葡萄牙少年的故事不禁讓萊特想與大家分享一下!

人工採收番外篇—來自葡萄牙的小孩

照片中三人之中最右邊的叫做John,中間的叫做Ada,最左邊是Maro,除了John是他自己取英文的名字,另外兩位葡萄牙文的名字萊特也聽不太懂,大概是這個發音吧!(最右邊就是萊特本人)

他們來自葡萄牙南部一個嘰哩呱啦的小城鎮(聽過記不起來),都約莫15~16歲的年紀,似乎還在求學,但上學為何還可以到外地工作賺錢呢?也是一種打工遊學嗎?

混熟了之後,聊到他們怎麼從葡萄牙的嘰哩呱啦來到法國中部的Sancerre。原來先從家鄉搭乘50歐元的廉價航空到巴黎,然後hitch a ride (路上搭便車)一路到Sancerre,慢著,這一路有七百公里吧,都有車願意載嗎?『不一定,很少車會停下來,所以就一路走一路攔。』那花了多少時間從巴黎到Sancerre呢?『大約三天半吧!時而搭車時而走路。』

感覺像是當兵時候的行軍一樣,不過走在法國的山野間一定很漂亮。突然想到那晚上住哪裡呢?『就找個適合的地方搭帳篷囉。』住帳篷,那現在在酒莊這邊也是住帳篷嗎?『是啊,就在前面那片森林旁邊』他們邊說邊用手指了指前處不遠的森林,旁邊四周都是葡萄園,聽起來不就是現在我們台灣最流行的露營風嗎,實在太令人嚮往了!

心裡突然想起這邊的晚上大約只有5~8度,萊特在房子裡面都要吹暖氣了,何況這幾天晚上還下雨,晚上不會冷嗎?『很冷呀,我們會生營火取暖,所以還過的去,反倒是半夜小便的時候特別辛苦,從暖呼呼的帳篷出來走在黑漆媽烏的路上是最難熬的,但也不想省一時方便讓帳篷附近整晚都有尿騷味吧!哈哈!』

人工採收番外篇—來自葡萄牙的小孩

還有洗澡呢?勞力工作了一整天,滿身灰塵跟泥濘,最快活的一件事就是沖個熱水澡了,露宿野外的話怎麼解決洗澡的事呢?『其實我們已經四天沒洗澡了,我們要洗澡的話會走到羅亞爾河那邊洗。』等等,你們用走路過去?這距離挺遠的呀!『倒還好啦!如果單趟路程走過去約莫一個小時,所以三四天才去一次』萊特心裡想的是在河邊玩水戲水的場景,不過現在水溫應該只有十度吧?不會很冰嗎?『起初會很冰,習慣也就好了,之後我們會去前面城鎮的大澡堂洗個熱水澡,不過要等到領到工錢,因為洗一次要五歐。』

他們越說得雲淡風輕,萊特的心裡越是沈重,我們的露營是好玩,他們的露營是在與自然搏鬥!

人工採收番外篇—來自葡萄牙的小孩

那你們吃的食物呢?去森林採集嗎?萊特很好奇地繼續問。『我們在工作結束後,會去附近農莊撿掉下來的番茄或是一些蔬菜之類,有些農莊主人會特別給我們一些賣剩的蔬果,也有些會遠遠的就吆喝我們離開.....』

不忍再聽下去,當時15、16歲的我們還在翻牆翹課出去打保齡球而自鳴得意,當眾忤逆教官而自以為英雄的時候,也有相同歲數的小孩是在經歷人生的磨難,跟人情的冷暖。

人工採收番外篇—來自葡萄牙的小孩

『明天下完工來我們那邊洗個熱水澡,順便一起吃吃飯吧!你們喜歡吃牛肉還是雞肉呀?』萊特想大展身手找一個秀一下中華料理廚藝的機會。

『謝謝你的邀請,我們會先吃飽再過去。』

別這麼客氣呀!一起吃啊!不過是多幾支叉子呀!萊特心裡正想說原來外國人也是會假裝客套一下的時候,卻聽到他們說『因為我們吃素』!

吃素?為什麼?『Because we have a believe!』

萊特沒有再繼續問下去了,不過那幾天一起工作,可以感覺的出他們的勤奮不偷懶,任勞任怨,有機會也一定會問萊特一些釀酒相關的事情,最後他們送了萊特一個手編的手環,算是謝謝熱水澡!

其實,萊特更應該說謝謝,謝謝你們,讓我看到了人性中的韌性,謝謝你們,讓我回憶了年輕的衝勁,也謝謝你們,對於彼此的鼓勵跟希望~~加油!!!

分享最專業的紅酒資訊給您!現在訂閱獲得滿千送百禮金!


Banner line
Wright Lin

Wright Lin

離開分秒必爭的科技業,投入葡萄酒的懷抱,尋找一個效率與慢活的契合點。
出走美食之都的台灣,踏上俯拾皆是酒的巴黎,等待一個美食與葡萄酒的炫麗火花。
期望與大家一起分享葡萄酒的美好,享受餐酒搭配的完美婚姻,以及浸淫在把酒言歡的葡萄酒人生。

部落格:萊特‧享樂生活‧微醺葡萄酒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