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我的酒裡有花香!

認識葡萄酒中的花香

過年時與好久不見的姊妹約聚餐。為了搭配她煮的匈牙利燉牛肉,我帶了阿根廷烏格河谷(Uco Valley)的馬爾貝克(Volnay)紅酒上門。餐桌擺好、燉肉就位,開瓶、倒酒,一切備妥。當我正打算將鼻子湊近酒杯,吸取濃郁飽滿的誘人酒香時,她猛然一句:「我不懂你們品酒的人在講什麼鬼。」殺得我一陣錯愕。

親愛的,我的酒裡有花香!

她說,常在臉書看我寫酒,偶爾也跟先生一起買來喝,但怎麼也喝不懂酒哪來這麼多味道。「果香我懂,畢竟是葡萄酒是水果釀的。橡木桶帶來的氣味我也聞得出來,就香草阿、木頭香等,但妳真的有聞到花香嗎?」她問到。「有阿,」我理直氣壯的說:「這杯就有,濃得化不開的紫羅蘭香氣阿!」一面要她湊近聞。

但是…… 好吧!我承認,相比果香、泥土味、草本香與蔬菜味,甚至是木質、茶葉與咖啡等其它燻烤味道,花香的確比較難察覺。這可能是因為臺灣人平常接觸的花卉類型沒有水果的種類來得多——福爾摩沙畢竟有「水果王國」的美譽,加上花香又比較清細而難以捉摸,常潛藏在其它較為濃重的香氣之下,也難怪它們常被略過。以下介紹幾種常在葡萄酒中聞到的花香,下次品酒時,不妨也用自己厲害的鼻子將香氣層層「剝」開,試著品味看看有沒有聞到這些花香吧!

玫瑰

親愛的,我的酒裡有花香!

高雅的玫瑰花瓣香氣,最常出現在紅酒中,但少數粉紅與白酒裡也找得到玫瑰香氛的蹤影。最常見的品種酒包括了用來釀造義大利巴羅洛(Barolo)與巴巴瑞斯科(Barbaresco)的內比歐露(Nebbiolo)、中義托斯卡納(Tuscany)常見的山吉歐維榭(Sangiovese)品種酒、部分熟成的黑皮諾(Pinot Noir)、格那希(Grenache)、加美(Gamay),甚至是格烏茲塔明娜(Gewürztraminer)白酒內,也可以聞得到。主要化學分子:β-大馬烯酮(β-damascenone)、香葉醇(geraniol)、順式玫瑰醚(cis-rose oxide)與橙花醇(nerol)等。

紫羅蘭

親愛的,我的酒裡有花香!

迷人的紫羅蘭香氣幾乎只在紅酒內聞得到,最常出現在是梅洛(Merlot)、馬爾貝克、小維鐸(Petit Verdot)、加州小希哈(Petite Sirah)、卡本內弗朗(Cabernet Franc)、卡本內蘇維濃(Cabernet Sauvignon),與國產多麗嘉(Touriga Nacional)等品種酒內。這迷人的香氣不但令人難以抗拒,照許多調香師與植物學家的說法,還是最令人難以忘懷的香氣之一。和其它比較不容易被注意到的花香,紫羅蘭可以說是很容易察覺和記憶的香氣。試回想阿根廷的馬爾貝克紅酒,或是以卡本內弗朗為主的紅酒,是不是有聞過這明顯但又不搶戲的迷人花香呢?主要化學分子:α-紫羅蘭酮(α-ionone)

白花香

親愛的,我的酒裡有花香!
photo credit: Wikipedia

白花香其實是統稱,在品酒人的語言中,這比較像是清淡飄渺的花香,如茉莉、重瓣梔子花、野薑花、細微的桂花香,與橘子結果之前的小白花香等,而非香水百合或玉蘭花這類香氣濃烈的味道。細緻的白花香氣常出現在一些芬香系的白葡萄品種中,更常伴隨果香一同出現。法國北隆河(Northern Rhone)產區的維歐尼耶(Viognier)白酒、阿根廷享譽盛名的芳香白品種多隆蒂絲(Torrontés)、義大利東北部常見的灰皮諾(Pinot Grigio)芬香型白酒等,都常聞得到這類輕盈小巧的可愛花香伴隨著柑橘類果香一同出現;法國羅亞爾河(Loire)的白梢楠(Chenin Blanc)與波爾多的主要白酒品種榭密庸(Semillon)釀成的白酒,有時也會出現白花香氣。主要化學分子:α-松油醇(α-terpineol)、茴香酸(anisic acid)、苯乙醇(phenethyl alcohol)

乾燥花

親愛的,我的酒裡有花香!
photo credit: wikipedia

雖然也算是花香,但乾燥花的香氣明顯不同於新鮮花香,少了些新鮮的濕氣與草本香芬,較多深沈的味道。這類型香氣常出現在老酒中,特別是有些年紀的波爾多調配紅酒、以希哈和格那希為主的隆河與西班牙紅酒,以及黑皮諾紅酒。如果是上了年紀的紅酒,還多半會伴隨著一些皮革與煙草等香氣。整體而言,其實是歲月所帶來的美好味道,很是令人著迷呢!

分享最專業的紅酒資訊給您!現在訂閱獲得滿千送百禮金!


Banner line
艾蜜(Emily)

艾蜜(Emily)

信奉文字書寫、美食美酒與古典樂。研究所主攻英美文學,畢業兩年不到,便一頭栽進葡萄酒的花花世界。曾於國內外專業葡萄酒雜誌擔任多年專業編譯、文字記者與資深編輯,目前攻讀WSET Diploma。

部落格:艾蜜・emily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