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 那個下午的西米露

[巴黎] 那個下午的西米露

去年冬天的巴黎和去年冬天的台北一樣充滿了陰雨。雖說高緯度的冬季本來就是晝短夜長,但整個 12 月太陽實際露臉的時間也少得過分了點。

[巴黎] 那個下午的西米露

先不管這是全球氣候的連動性還是單純的巧合,總還是想不認輸地努力做些什麼吧。於是,戀人在街上互相取暖,窄小的生蠔專賣店裡人滿為患,有好幾個人高的大白猿從羅浮宮的側翼掉了出來,小紅帽咻地一下就跑到玻璃金字塔底下去不見了。

[巴黎] 那個下午的西米露

從羅浮宮的側翼掉了出來的大白猿

[巴黎] 那個下午的西米露

一下就跑到玻璃金字塔底下去的小紅帽

沒錯,就如同上面所說明的,在這種應該要圍爐吃鍋的日子裡,我們跑去聖傑曼市場附近的專賣店吃了生蠔。趁著中午也許多少還有點陽光,總共點了生蠔一打、冷蝦六隻、生蛤蜊一打、生海膽兩只、Sancerre 白酒一壺。況且人們總是說吃了生猛海鮮會讓身體底層的火點起來,所以就算是用完餐外頭依舊陰冷應該也無妨。

說實在,海膽還是北海道產的較為鮮甜,但是,其他那些都美味得沒有話說。尤其是意外點來的生蛤蜊,又脆又甜,口感十足。在語言溝通不是那麼容易的地方旅行,上菜時偶爾會伴隨著一些驚喜,你知道的。

[巴黎] 那個下午的西米露

結果,下午三點左右開始下起了冰雹。好多好多小小顆半透明的冰球積在窗台邊屋簷上,像極了西米露。
還好不冷就是了。

[巴黎] 那個下午的西米露

分享最專業的紅酒資訊給您!現在訂閱獲得滿千送百禮金!


Albert

Albert

曾任光纖元件研發工程師、手機天線研發經理,寫過咖啡專欄;現與常任室友在網路上共同經營《DIPOLE・台鋪》這間小鋪子,專賣自己也喜歡的生活器具。 愛挑有產酒的地方去旅行,座右銘為:「帶不回來的酒,就在產地喝掉它。」 興趣: 在床上閱讀、在雨天開酒

部落格:只是正好遇上嗜飲期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