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 關於牙疼的回憶

以及伯恩濟貧院桶邊試飲

昨天起床之後牙就微微地疼了起來,然後越晚越烈,位置與症狀像極了去年在勃根地那場延續好久的牙疼。雖然昨晚吃了好美味的豬肉火鍋,昆布小魚乾湯頭加了豆腐香菇和當令的白蘿蔔高麗菜再慢慢地涮著甜美的豬肉片吃,但最終疼痛感還是讓我一臉愁苦地爬進被窩。

[法國] 關於牙疼的回憶

去年也是。11 月 19 日在伯恩,勃根地葡萄酒節熱鬧的攤子裡,我們正等著熱騰騰的現炸青蛙腿當午餐時另一半忍不住開口:「你怎麼一點都不 high?這明明是你最期待的葡萄酒節啊?」

「因為牙齒好疼哪。半邊臉都在痛著,表情難免就揪結在一起了。」雖然心裡很亢奮,但這種時候不管怎麼笑看起來都不誠懇吧。對了,縱使嘴角笑不出來,但眼神應該還是有笑意的,妳看看?噢,只有空洞嗎⋯⋯那也是因為牙疼的關係啊。

仔細回想,這時好時壞的牙疼至少是從 Mâcon 附近一路痛到 Beaune 來的,算算日子也有 10天左右了。太硬的食物吃不多,只好多喝點液態的東西。還好這附近盛產葡萄酒。

邊啃著青蛙腿時,我們說好了隔天要一早起床去排濟貧院拍賣酒的桶邊試飲會。

[法國] 關於牙疼的回憶,以及伯恩濟貧院桶邊試飲

伯恩濟貧醫院(Hospices de Beaune)創立於 1443 年,以提供免費醫療服務予窮困的民眾為旨,而經費則是來自善心人士的捐獻。有錢的捐錢,有葡萄園的捐葡萄園。在勃根地,這聽起來多麼合理,是吧。於是院方每年把葡萄釀成了酒,在當年 11 月第三個星期日公開拍賣,這也成了勃根地區的年度盛事,2011 年我們遇上的那次已經是第 151 屆了。 拍賣前會讓有興趣的買家試飲以作為屆時出價的參考,此外也開放名額給一般民眾有機會付費品嘗。

[法國] 關於牙疼的回憶,以及伯恩濟貧院桶邊試飲

隨著排隊的人龍進入濟貧院的地下酒窖,工作人員會使用大型滴管從橡木桶中把酒液汲出,再注入品飲者的杯裡。這些今年的酒自然都還太年輕;有幾款勉強可以想像她們長大成人後風姿綽約的樣子,另外有幾款就算是再怎麼努力想像也還是太勉強。不是她們的錯,這是我個人想像力貧乏的問題。但雖然無法描繪出鮮明的模樣,我還是非常期待她們未來亭亭玉立的樣子。像是其中一款紅酒有著極鮮明的,將新鮮咖啡豆磨開之後的那種乾香氣。那麼,再過 8 年或是 15 年之後呢?長大之後還是喜歡喝咖啡嗎?

希望下一次,我可以遇上妳的適飲期。

之後,我一直等著哪一天會有酒友問我這樣的問題。「喂,你有喝過嗎?伯恩濟貧院2011年的那支什麼⋯⋯」

「2011年哪,我全部都喝過喲。你說哪一支?」我打算這樣回答。

[法國] 關於牙疼的回憶,以及伯恩濟貧院桶邊試飲

分享最專業的紅酒資訊給您!現在訂閱獲得滿千送百禮金!


Banner line
Albert

Albert

曾任光纖元件研發工程師、手機天線研發經理,寫過咖啡專欄;現與常任室友在網路上共同經營《DIPOLE・台鋪》這間小鋪子,專賣自己也喜歡的生活器具。 愛挑有產酒的地方去旅行,座右銘為:「帶不回來的酒,就在產地喝掉它。」 興趣: 在床上閱讀、在雨天開酒

部落格:只是正好遇上嗜飲期

推薦閱讀